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帝龙道第一百五十章苍玉窟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帝龙道 第一百五十章苍玉窟

这个挖掘场是翼家在东始山极为重要的三个矿点之一,常年驻扎着两百多个的矿工和装备精良的翼家战士。这次秋季围猎,翼南空带着大部队驻扎在这里,为这个挖掘场带来了难以想象的热闹。

渡过了危机重重的十天,经历了艰苦卓绝的历练,翼家少年这些雏鸟蓦然回归家族的怀抱,心中的感动和喜悦就像是洪水一般泛滥。以前看不顺眼的族人,似乎现在越看越对胃口,走得近的族人那更是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最为明显的就是翼长青和翼长年,十天前为了争夺名额而互生嫌隙,现在却勾肩搭背得简直像是亲兄弟一般。

夜晚一堆堆篝火燃烧了起来,将整个挖掘场照得通透。翼家少年和驻扎在这里的翼家矿工,翼家战士围在篝火旁高声谈笑,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期间翼尚霖成为整个挖掘场的焦点,这小子见人就炫耀他们如何将魏家少年一打尽,后来人多口杂他声音小,干脆直接站起来,抓住所有人的眼球,来了一次故事会。主角自然是大发神威的翼神龙,配角是他和翼丹琼这两队翼家少年,第一反派就是魏川等魏家少年,**就是翼神龙一挑六将魏家少年扒光抢光吊起来,魏家老一辈强者的吃瘪成为完美的谢幕。有家族利益的冲突无疑是最为吸引人的眼球的,翼尚霖讲得是口沫横飞,对翼神龙极尽赞美之能事,简直将他吹成了翼城第一少年强者。

翼尚霖成功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了过来。翼家的老一辈强者,还有那些在这里工作的翼家矿工和翼家战士是当成一个趣闻来听,在他们眼中虽然青铜五六重天的战斗只能算是小孩子打架,但是他们也想知道自己家的后辈在与别家的后辈交锋当中情况到底如何。而翼家少年,一个个对魏家少年是咬牙切齿,魏家少年袭击翼尚霖等人并要扒掉翼丹琼铠甲吊起来的行为激起了他们的公愤。

作为故事主角的翼神龙毫无疑问让在场的人都震惊了一把。老一辈人物是惊讶翼家后辈当中居然出了一个如此了得的人官翻机的货源为苹果官方回收的二手iPhone在产品的货源上能够保证绝对是正品物,或许翼神龙的力量暂时是弱小的,但是他的天赋绝对非同小可。而近来对翼神龙这个名字极为敏感的翼家少年却是又惊又疑。一挑六?里边还有一个青铜七重天和两个青铜五重天的?有这么猛吗?不会是吹的吧?毕竟不是亲眼看到,而且故事当中的翼神龙实在猛得不像话,所以很多翼家少年都保持将信将疑的态度。

“这事儿是真的?他一个人挑了魏家六个人?”翼展鸣问身边的翼丹琼。

翼丹琼似有所指道:“你还是不要对他起什么不服的心思了,这个人在翼家年轻一辈当中也只有翼坤山能压他一头,而且这种情况或许很快会改变。”

“他有那么强?坤山表哥可是已经到了青铜七重天的巅峰,这次想必突破到青铜八重天不是问题。翼神龙敢和坤山表哥叫板?这次我本来是想打压打压他的。”翼展鸣道。他的目光扫了一下,却没有见到翼坤山的人影。翼坤山实力强大,肯定是一鼓作气完成十五天的历练,不像他们必须中途到矿点进行补给和休息。

“相信我,不要去惹这个人。”翼丹琼篝火映照下的俏脸一片郑重。

翼展鸣挑了挑眉头,似乎并未将翼丹琼的警告放在心上。翼丹琼也是无奈,在场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如果查韦斯不能很快恢复健康并充分履行总统职责错将一头猛虎当成了绵羊。翼丹琼没有义务一定要让翼展鸣明白翼神龙的强大,既然翼展鸣不信,她也就懒得提了。

这一晚,翼神龙的名字再次震动了整个翼家。

然而此时,事情的始作俑者却远在天边。

寒夜深深,一轮圆月高挂,东始山万籁俱寂,偶尔有妖兽咆哮声反响回荡,远远传开,平添了几许神秘。黑沉沉的无尽森林当中,两天人影宛如鬼魅般在高耸的大树之间跳跃挺进,速度快得恐怖。

忽而,那高大的人影“噔”的一下落在一颗大树的树枝上,停了下来,他手搭凉棚,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痕迹辨认方向,良久才对身边的少年道:“小少爷,你看,那云雾之中高耸的便是东始山的主峰,南边天空微有灯火映照,那是翼城。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东始山的内山,再过一个时辰便可到我们翼家的苍玉挖掘场了。”

旁边的少年星眸朗目,俊朗不凡。这两人正是高虎和翼神龙。

翼神龙前来东始山的目的一个是参加秋季围猎,锻炼自己,另外一个重要的方面是想去拜祭一下自己的父亲翼宣武。翼神龙身为小队的队长,要是还在围猎,自然不能丢下队伍前来,但是挖掘场的休整给了他一个机会。所以翼神龙到了矿点后,和司空皓月四处溜达了一圈,参观了一下挖掘场便以休息为理由开溜,在高虎的带领下前往苍玉挖掘场。

这一次简短的对话后,高虎和翼神龙便再次上路。进入了东始山的内山,高虎的速度慢了很多。在这里栖息的都是二阶以上的妖兽,甚至有三阶妖兽出没,非常危险。所以高虎不得不小心翼翼,不但不敢高声说话,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而且身上还涂抹上了一种草药的药汁以遮掩身上的气味,混淆妖兽的嗅觉。

一路无话,大约一个时辰后,翼神龙眼前出现了微弱的橙黄色光晕,翼神龙愣了一下才明白那是灯火的光芒,看来翼家的苍玉挖掘场到了。

果然,高虎停了下来,道:“小少爷,苍玉挖掘场到了。这挖掘场是翼家的重地,由二长老率领翼家的精锐亲自镇守。虽然现在二长老因为秋季围猎的原因坐镇方谷,但是我们还是不要被二长老手下的人发现的好。不然说不清楚。”

翼神龙点了点头。在翼家,这苍玉挖掘场是翼家除了祖阁之外的第一重地,因为它的收益占据了翼家全年收益的七成以上,当年在翼家青黄不接,险些彻底没落之时,便是翼神龙的父亲翼宣武七入东始山,偶然寻找到了这条苍玉脉,使翼家得以延续,翼宣武也因此丢了性命。苍玉的价值极大,远远超过普通的青铜矿,很多人都知道翼家出产苍玉,但是知道这个挖掘场具体位置的人只有五个,翼南天和三位长老,连翼宣威和翼宣化都不知道,高虎是因为但年寻找苍玉脉幸存的唯一当事人,所以也知道。

“当年老爷循着宣武大人的路线找到那个苍玉窟,但是洞窟的环境不适合开挖,于是封锁了苍玉窟,在离苍玉窟东方十数里的地方建立挖掘场。找到了这个挖掘场,就等于找到了苍玉窟。我们走吧,小少爷。”高虎低沉着声音道。

翼神龙微微点头,两人折而向西。这里已经接近了东始山的主峰,到处是高耸的峭壁。

只是过了一会儿,越过茂密的丛林,眼前忽然一片开阔,一座的高耸入云的峭壁出现在眼前,这个峭壁极为高大,怪石嶙峋,翼神龙忽然又一种感觉,这个峭壁恐怕已经属于东始山主峰的脚跟了,循着峭壁一直走下去,肯定能攀登上东始山的主峰。

这个峭壁从长到下光秃秃的,完全和背后灌木丛生的景象相反,就连峭壁十丈远范围内,也是寸草不生。

“这里就是苍玉窟了。”高虎点起了火把。修行之人目光较之常人敏锐不止一倍,即使火把只能照亮周围三丈方圆,但是接着淡淡的光亮,两人还是能看到峭壁下,一座坟孤独地耸立着。

翼神龙翼神龙的脑袋迷蒙一片,但是迷蒙当中却奇怪地一片清醒,他木然地走过去。当头就是翼宣武的坟地,坟墓通体用铁水浇筑,墓碑上“翼家翼宣武之墓”七个大字在火光的照耀下明明灭灭。

贵阳医院哪男科好
海口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成都包皮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