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异宠第五十七章毒药是甜的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异宠 第五十七章 毒、药是甜的

“出宫了,都说了别在叫人家娘娘,我求统领办的事,如何了?”绿衣女子说话间从容戒中拿出烫伤用的药膏,更加走近黑衣男子的身边,用洋葱白玉的手,拉起男子烫伤的手,那手因为美人的碰撞,一下子发起抖来例如老年人的头发变白

这更让绿衣女子笑个不停,可手确没有松开,轻轻仔细的帮他抹上药膏又轻轻的揉起来。

绿衣女子手上动作轻柔,身体也是轻轻的跟着晃着,胸前那高耸欲裂的胸衣,仿佛经不住这绿衣女了轻轻的摇晃,竟要突飞出来,此刻以露出了深深的奶沟,那绿衣女子用这高耸的物体是有若无的轻轻的擦碰着男子的身体。

黑衣男子此刻以脸色潮红,鼻尖处以冒出了细小的汗珠,说的话更是结结巴巴

“那那少女…叫田青青,和她在一起的…叫王若水”

随着绿衣女子又一次的晃动,那胸衣里的白兔以晃出来大半。男子眼睛直巴巴的看着,眼神暗沉里面冒出无法阻止的欲望“娘娘娘娘让小人干什么小人就干什么,就算让小人亲手杀了自己的老子,小人也不眨下眼…”

“谁让你发誓了”绿衣丽人用手指轻轻的点了一下黑衣人的额头,消魂的声音低不可闻的传来“冤家!”

黑衣男子一听,当急一把抓过丽人就搂在了怀里,嘴更是毫不客气地朝那红红的香唇上印去。眼看双唇就要相接,却让那双洋葱小手给挡住了。

“以后真的什么都会替我做吗?真的不后悔?”

男子搂着女子软弱无骨的身子,听着比水还软的声音以是欲念高涨“就是让我死在你的手里,我也愿意”说完啃咬起女人的手来

绿衣女子发出消魂的笑声,拿起挡住的手房山区2014年还要清退50家高污染企业,捂住自己的唇,顿时香舌上多了一个红色的药,再黑衣男子吻上来时,那药往里一送,药是甜的,一如那绿人美人香舌。

芙蓉帐里,一对交緾的人儿,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的撞击,终于云雨渐收,男子再两次**下,以筋疲力尽倒在了美人的身侧!

用手轻摸美人的脸蛋“你这么消魂,真不知,东皇怎么会舍得了你这个小妖精”

丽人眼里的浴火以退得一丝并呼吁“从双方在历史上、文化上、血缘上的长远关系出发不剩,看了一眼男人黑觑的身体,平常的五端。眼神闪过一丝厌恶。

脱离男子黑色带茧子的大手,披好衣裳,倒了两杯热茶“快点说吧,一会儿,让人撞到,你的小命,就真的不保了”说完纤手拿出杯子轻轻的喥了一小口。

黑衣男子,听了急忙穿好了衣服,来到美人面前,喝了一口茶,看了丽人一眼不耐烦的表情,急忙开口道

“那买银魄鱼钩的叫田青青,穿粉衣的叫王若水,目前和王若千,和祝融南两个男子住在悦来客栈。四人的修炼水平都不俗,明天会一起参加钓鱼大赛。那两名男的修炼水准应该和我在伯仲之间。娘娘要的还颜丹,还没等我动手,今天一大早,四人就去了昊天拍卖行,距可靠消息,田青青以把这丹药卖给了昊天。昊天以放出消息明天上午九点要进行拍卖”

看了一眼脸色越来越青的昨日上午美人,黑衣男子不由得停顿了下来

“娘娘,丹药以不在田青青的手中,还要对她下手吗!现在东皇可是派了五位高手再暗中保护她”黑衣男了小心翼翼的问道

绿衣美人的脸上阴晴不定,好一会儿,开口道:“当误之及是帮我弄点银子吧,明天无论如何,本宫都要把那粒还颜丹弄到手”

黑衣男子听到马上着手去办了,当黑衣男走后,那绿衣美人,也就是田青青在渔具店碰到的丽妃,把气都出在了那几株盛开的花上,一边辣手催花,一边咒骂“贱人…小贱人…摆着一副清高的模样,不知道背后用了什么手段迷惑住了皇上,居然让皇上派出高手暗中保护你…凭什么,我苏绛雪才是东皇最宠爱的女人。这皇后的宝座一定会是我的。这皇帝的宠爱,宫里的那三个贱人哪个敢与我争?这次出来皇帝还不就带我一个妃嫔,没曾想,到了这个小地方居然冒出了个田青青。田青青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让你生不如死,我要在你的体内下很多的虫子。。呵呵呵到时就让你和我那贱人姐姐苏静雪一个下场…”一边说一边发出渗人恐怖又得意的笑声

“苏静雪,你不是得到南皇的宠爱吗?你抢了我的心上人,让他娶你为后。你们不是很相爱吗,呵呵呵,那我就让你生不如死让他每个月都亲眼看到你的痛苦,而无能为力…叫你和我争那次潮溪之地,我故意把食物都弄掉了。是我把血螟喂到一只泥鳅的嘴里,哈哈哈姐姐我还记得你当时吃得有多香呢。哈哈哈。。。凡是和我争,和我做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都会让你们统统的受尽折磨而死…”这丽妃越说表情越是狰狞,让人看一眼都会不由得心里冒出寒气,打起冷战。。

原来她是苏静雪的妹妹,如果她要是知道田青青以把苏静雪的血螟解了,不知道她还能笑得出来吗,那脸色一定比现在还扭曲也更加难看吧

田青青不知道以被人记恨上了,此刻正在春回大地空间。待米长老走后,青青就开口说想自己安静的炼些丹药。

此去凶险,有丹药傍身,当然是好的,三人都没有异义。田青青要专门开一个房间,三个却不同意。王若千和祝融南相互看了一眼,祝融南开口道:“你就在我们房间炼吧,我们帮你护法,免得被不相干的人打拢。”

田青青知道多说无意,就点头同意,把炼药的炉具准备好,三人就识相的离开了房间

田青青急忙在门里布了一个结界,以防万一有人突然进来,就闪身进了自己的空间。

进了空间,田青青直奔囚的房间虽然心灵感应知道囚还有沉睡,可是还是想看他一眼,看一眼,她才安心。

囚还是躺有床上,没有醒来。

七台河哪有专治白癜风医院
拉萨哪家妇科医院
成都治妇科哪家医院好